首页| 静宁要闻| 静宁房产| 求职招聘| 静宁教育| 娱乐新闻| 静宁美食| 时尚生活| 家居新闻| 民俗风情| 旅游新闻|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民俗风情 >

三大外卖平台被诉环境污染:塑料袋应明码标价

时间:2017-09-24 09:54- 来源:未知 - 作者:静宁新闻网


  三大外卖平台被诉环境污染

  8月24日,北京建外soho东区办公楼,楼层内的垃圾投放间堆着大批外卖垃圾。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9月1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起诉百度外卖(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美团(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外卖平台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

  诉讼要求判令被告转变挥霍资源、危害生态环境的经营模式,在其平台供给的订餐界面首页显著位置设置是否有偿使用一次性餐具、是否应用塑料袋选项,并对一次性筷子、塑料袋等明码标价、收取费用;并判令被告对其已造成的生态环境伤害进行修复或承当修复费用。

  北京四中院,受理此案的法官助理朱志文表示,起诉状副本和初步证据复印件已经送达被告,目前此案还处于三十日内其他机关和社会组织申请加入诉讼的公告期内,并未进入正式审理阶段。

  与此同时,记者获悉,重庆市绿色志愿者结合会准备在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就环境污染责任纠纷,起诉肯德基、麦当劳和口碑。

  环保组织

  希望通过此案改变消费者观念

  记者了解到,早在数年前,环保社会组织和环境保护者曾发动过“向一次性筷子宣战”的行动,此次重庆绿联会起诉百度外卖、美团、饿了么与以前的行动有什么不同?

  原告方重庆绿联会项目主管徐甘表示,我们不反对生产和经营一次性筷子,我们的初衷是希望生产出来的每一根筷子都物尽其用。

百度外卖平台已提供“0餐具”选择。APP截图

  “我们都应该有过一次性餐筷还没用就扔了的阅历,许多人可能订完外卖就直接结账了,基本没有选择是否购置餐具的权利,然后筷子跟着外卖就送过来,餐具的钱直接从订单总额中增加,其实这属于一种强买强卖的经营模式。”徐甘说。

  徐甘称,有数据显示,目前仅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超过1300万单,以每单1.5双筷子的保守用量盘算,天天仅美团外卖平台上的筷子使用量就高达1950万双,其中包含大量强制配送的筷子。

  “外卖点餐页面可以借鉴餐厅做法,将筷子、塑料袋明码标价。餐厅通常会明白告诉一次性筷子每双收费一元”,徐甘表示,重庆绿联会除诉企业环境污染进行赔偿外,也想让这个案件在一定水平上改变人们的行为观点。

  律师

  外卖企业应承担环境损害修复费用

  原告代办律师张守纯认为,被告经营模式存在缺点,消费者选定商家和商品后直接弹出界面显示需支付餐费、包装费(有的不收)和配送费,配送到客户的外卖均附有筷子、餐巾纸、牙签、塑料勺等一次性餐具和塑料袋。这些平台默认所有用户必需使用一次性餐具,用户没有选择权。

  被告的强迫使用行为,一方面违反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告诉》和环保部、食药监等七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在餐饮与饭店业发展减少使用一次性筷子工作的通知,造成了大量的不用要的资源浪费,污染了生态环境;另一方面,依据《消费者权利维护法》第九条“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力”,亦侵占了广大用户的绿色消费自主选择权。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实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十八条“对污染环境、损坏生态,已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或者拥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重大危险的行为,原告可以恳求被告承担结束损害、消除妨碍、消除危险、恢还原状、抵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张守纯以为,被告对其已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应进行修复或承担修复费用。

  企业

  拒绝一次性餐具的消费者很少

  记者懂得到,针对重庆绿联会对三大外卖平台提起公益诉讼的事件,三家平台公关部职员均表现已得知此事件,并称正在踊跃准备新的环保方案。

  记者分离登录百度外卖、美团、饿了么三家外卖平台发现,百度外卖及美团已能够选择“0餐具”配送,而饿了么暂时没有该选项。

  对此,饿了么公关部高等公关专家周毅回应称,“0餐具”选项目前只在上海上线,还处在调试状态,其余地域的开明正在与相关部门沟通,预计下周末之前将在全国范围内铺开推广。

  不外,周毅表示,从目前订餐情形来看,“在饿了么平台上选择谢绝一次性餐具餐盒的消费者少之又少。”

  关于环境污染,周毅认为重庆绿联会提交给法院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垃圾污染完全由外卖平台造成。“绿联会不能从污染中找出哪些来自外卖送餐的餐盒餐具污染。实际上,从企业内部统计来看,北京地区的消费者从餐厅打包的餐盒数目是外卖送餐餐盒量的4-5倍。”

  另外,周毅称,目前百度外卖和饿了么使用的袋子均可降解,并不会发生污染。

  针对一次行餐具污染问题的解决,周毅表示,污染治理并不能只靠平台单方面,还需要市政环卫处置技巧以及消费者不随便抛弃垃圾的共同尽力,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实平台的气力很小”。

  百度外卖高级公关经理董世彪认为,实在可以把重庆绿联会状告外卖平台环境污染看做是一件“好事”,“让我们开端重新审阅本人存在的问题,包括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美团外卖总经理王莆中表示,外卖高速发展带来的问题仍是需要靠发展来解决,未来公司会在环保上投入更多。

  ■ 专家说法

  “企业造成的生态损害如何量化是难点”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学、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周珂认为,环保法第六条划定“一切单位和个人都有保护环境的义务”,但这条实际没有落地。长期以来,中国的环保问题只注重行政治理,不针对企业与大众。重庆绿联会起诉百度、美团、饿了么三家外卖平台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在新环保法公共治理机制施展上意义重大。

  不过,周珂表示,该案难点在于举证方面如何量化企业直接造成的社会公共好处侵害和天然生态环境的损害。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清华大学环境资源能源法学研究中心主任王明远也认为,此案将客观事实转化为必须具有直接因果关联的法律事实,相当具备挑衅性。该案从消费者权益入手进入环保范畴的破坏认定是个新尝试。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曹明德则表示,此案应更强调消费者享有的知情权、选择权和防止损害的权利。

  新京报记者 刘? 实习生 杨雨奇





上一篇:辽宁特大投资公司涉非法集资团伙7人被判刑
下一篇:没有了